杰克·韦尔奇逝世通用电气为何已经风光不再他留

2020/04/10 21:40

  这位商界传奇人物是无数企业家的偶像,他被誉为“最受尊敬的CEO”,“全球第一CEO”,“美国当代最成功最伟大的企业家”。

  杰克·韦尔奇在全球享有盛名,《财富》杂志称他为“二十世纪最佳经理人”,他也被誉为“全球第一CEO”、“美国当代最成功、最伟大的企业家”。

  1981年至2001年,韦尔奇担任通用电气CEO。在他的领导下,通用电气的年营业额从上任前的250亿美元成长到1400亿美元,公司市值从120亿美元增至5000亿美元以上,于1999年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企业。

  2001年他退休后,《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社论,对他的职业履历大加赞扬——“韦尔奇先生是一名白领革命家,他在通用电气的整个职业生涯都致力于支持激进的变革,打破现有秩序的自满情绪,他的遗产不仅是一个改变了的通用电气,而且是一个改变了的美国企业精神,一个重视灵活性、速度和复兴的企业精神,而不是像稳定、忠诚和持久这样的旧理想。”

  2003年,美国《财富》杂志评选全美最杰出十大CEO,杰克·韦尔奇排名第一。上榜理由是:“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他,这正是他的伟大之处。”

  当地时间3月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推特表示,通用电气前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杰克·韦尔奇是一个商业传奇。

  特朗普称,商界传奇人物、通用电气(GE)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克·韦尔奇去世。再也没有像“中子弹”杰克那样的企业领袖。他是我的朋友和支持者。我们一起做了很棒的交易。他永远不会被忘记。我向他了不起的妻子和家人致以最诚挚的慰问!

  1935年11月19日,杰克·韦尔奇生于马萨诸塞州萨兰姆市;1960年10月17日,开始了在通用电气公司的职业生涯;1981年4月,成为通用电气历史上最年轻的董事长和CEO。

  当45岁的杰克·韦尔奇执掌GE时,这家已经有117年历史的公司机构臃肿,等级森严,对市场反应迟钝,在全球竞争中正走下坡路。

  按照韦尔奇的理念:这个企业能否跻身于同行业的前两名,即任何事业部门存在的条件是在市场上“数一数二”,否则就要被砍掉—整顿、关闭或出售。

  于是韦尔奇首先着手改革内部管理体制,减少管理层次和冗员,将原来8个层次减到4个层次甚至3个层次,并撤换了部分高层管理人员。

  为了去除官僚气,韦尔奇还大规模裁员。到了1984年,就解雇了13万人,卖出了150家企业。因为中子弹能杀死人却不破坏建筑,有人称他为“中子弹杰克”。

  4年时间,GE产值从272.4亿美元增长到279.4亿美元,增速缓慢,但利润却保持每年增长15%。GE的业务结构也发生重大改变:高科技企业占利润31%,服务业占24%,传统制造业从1980年的40%下降到34%。

  裁撤部门的同时,韦尔奇也收购了许多企业,并将这个工业巨头扩展到金融服务和咨询领域。在杰克·韦尔奇任职7年后通用金融银行成立。新宝7娱乐平台

  韦尔奇收购了美国广播公司(NBC)当时的所有者RCA,卷入内幕交易丑闻的券商基德尔-皮博迪(Kidder Peabody)。

  金融业务也从GE集团内部投融资、工业贷款、商业地产,深入推进到房地产贷款、设备租赁贷款、私人信用卡等领域。此后金融业务不断膨胀,净利润占集团净利润比例逐渐上升,一度高达50%。

  杰克初掌通用之时,通用电气的销售额为250亿美元,盈利15亿美元,市场价值在全美上市公司中仅排名第十,而到1999年,通用电气成为了1110亿美元的销售收入(世界第五)和107亿美元的盈利(全球第一)的“无边界”商业帝国。

  1981年的通用旗下仅有照明、发动机和电力3个事业部在市场上保持领先地位。而如今已有12个事业部在其各自的市场上数一数二,如果单独排名,通用电气有9个事业部能入选《财富》500强。

  就在韦尔奇执掌通用电气的20年中,公司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并因此连续3年在美国《财富》杂志“全美最受推崇公司”评选中名列榜首。

  2001年,韦尔奇在9·11发生的前四天卸任,他亲自挑选的继任者杰弗里·伊梅尔特接任。这一年,公司市值突破6000亿美元,位列世界第一,也成就了通用电气的巅峰时刻。

  但通用电气的韦尔奇印记,给接任者带来了巨大阴影。到2017年8月伊梅尔特卸任时,韦尔奇打造的传奇企业几乎到了崩溃边缘。

  短短十几年,通用电气从一个传奇沦落到崩溃边缘,其实危机早在韦尔奇的盛世就已经埋下,逃不过盛极而衰的命运。

  最大的败笔恰是韦尔奇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埋下的,即进军当时大热的金融业务。不断扩大的业务范围带来了巨大的金融服务需求,GE在金融业务中获取的收益也越来越多。

  通用电气的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融合产生了协同效应:金融部门借助产业部门拓展了客户群,并为通用电气带来了丰厚的收益和利润,为产业部门的扩张提供了充足的现金流,并提升了产业部门的信用评级,产业的高信用评级反过来降低了金融部门在金融市场的融资成本。

  尝到了甜头的韦尔奇终究无法抵制诱惑。他通过大胆运用多元化经营、跨国并购、金融杠杆等手段,将高回报、快速周转的金融业务引入通用电气一开始的确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时间长到足以让韦尔奇在任时一直处于“神坛”。

  但韦尔奇卸任后的第5天,“911”事件发生,股市受到严重影响,GE飞机发动机业务也严重受损。当年末,世界上最大的能源、商品和服务公司安然宣告破产,大公司的信用遭到牵连、质疑。

  2008年金融危机又重创GE金融业务。随着监管要求的不断提高,通用电气的金融业务难以为继,从2013年开始被迫陆续剥离。

  2015年,金融危机结束,股市明显回弹,GE金融的大部分业务仍然不断被拆分出去。在韦尔奇时代,这被视为GE皇冠上的宝石。

  “GE真正的力量在于它的工业工程,而不是金融工程。”伊梅尔特要重塑GE。他要重回制造业和能源巅峰。

  任职期间,伊梅尔特共完成约380起收购,出售约370项资产,堪称换血式整顿。他变卖了GE金融业务,保留了能源、石油天然气、航空、交通、医疗、照明等传统项目。

  然而,低垂的果树下,早就站满了采摘者。在工业、消费品等制造领域彼此重叠的业务上,德国西门子、美国联合技术公司、荷兰飞利浦公司已经赶超了上来,GE的绝对优势不再。

  据估算,2015年到2018年,GE损失约1930亿美元,相当于同期平均市值3/4。新路开拓不出来,旧路走不好。2017年8月,伊梅尔特被迫辞职。

  2018年6月,GE遭遇了“奇耻大辱”——这家一度市值全球第一的公司被踢出了自己坚守了逾百年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

  业内人士分析,金融扩张使通用电气在美国工业集体沦落的年代给出了漂亮的账单,以暴涨的金融收益弥补了工业能力退化和退出决策带来的利润损失。股东价值最大化指引下,公司压缩高难度的高技术业务,转而开展周期短、但风险敏感的金融业务,反正机构投资者只关心分红金额、不关心分红来源和资产负债表的变化。

  通用电气在2001年后的衰落不能掩盖杰克·韦尔奇的光辉,他是20 世纪的头号管理革命者,并给世界留下了一笔丰厚的管理学遗产。

  韦尔奇获得首席执行官职位的时候,正是在支配着 19 世纪末期、20 世纪早期企业的观念最终失去了立足点,旧世界正让位于新世界的时刻。

  20 世纪 80 年代,泰勒主义的管理学思维还是主流(通过科学管理提高效率),工人通过详细的工序、操作方法和等级制度变得程序化。这种方法成功地管理在全球成倍增长的新兴企业,应付了 20 世纪首轮对企业的巨大挑战。

  《财富》500 家企业的员工人数在 1979 年到达最高点(大约 1,600 万人),后来再没有达到那个水平,但是几乎无人意识到这是公司臃肿的症状。

  韦尔奇的最大成就是当看到新世界的来临之后,他能大胆面对新事物所需要的巨大而痛苦的变革,并给各地的企业家展示了新时代的管理方法。时至今日MBA的大部分课程都和他有关。

  在企业战略上,有他的“数一数二原则”。任何事业部门存在的条件是在市场上“数一数二”,否则就要被砍掉——整顿、关闭或出售。

  在组织架构上,有他最早付诸实践的“扁平化组织”。通过“无边界行动”、“零管理层”等措施,他把公司管理层级数降低到只有5-6层,现在互联网公司依然在沿用这种风格。

  在流程管理里面,有“六西格玛”标准。用来有效的辨识与移除流程中潜在的错误与瑕疵点的方式,韦尔奇将通用电气产品的不良率降低到千万分之34。

  在应对新时代上,他拥抱“变革”。韦尔奇认为变革是一件大胆、充满想象力其令人无比兴奋的事情,他鼓励通用上下永远不要停止变革,在韦尔奇领导期间,通用变化完全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

  韦尔奇所推行的“六西格玛”标准、全球化和电子商务,几乎重新定义了现代企业。他创办的GE克劳顿管理学院诞生了近140位世界五百强的CEO,他的管理思想影响了世界各地的职业经理人。

  与其陨落轨迹伴随的,是苹果、谷歌、亚马逊等一批新兴公司的强势接力与崛起,并继续捍卫着美国的领军者地位,甚至对全球产业产生着更重要的影响。